<rp id="vgoin"></rp>
<li id="vgoin"><tr id="vgoin"></tr></li>
<dd id="vgoin"></dd>
<em id="vgoin"><ruby id="vgoin"></ruby></em>
<th id="vgoin"></th>
<tbody id="vgoin"><noscript id="vgoin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1. <rp id="vgoin"></rp><rp id="vgoin"></rp>

        舊體詩詞研習主題網站
      2. 我要投稿 - 申請專欄作者 - 公眾號:zhscwx
      3. 首頁 資訊 正文

        毛川《柳風集》面世

        zhscwx 2022-01-07 資訊 471 ℃

        柳風集

        《柳風集》 毛川 著


          新年前夕,毛川先生《柳風集》與讀者見面。本書由揚州平山詩社主編,精選了毛川先生創作的傳統格律詞380余首,占其創作量一半左右,創作時間上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至2019年,涵蓋了其創作生涯全過程,基本上反映了其詩詞創作的水平,全書合計4萬5千余字,是一本具有較高水準的傳統詩詞原創作品集。毛川自幼受家門熏陶,熱愛舊體詩詞,常倚腔自娛。2000年左右開始規范研讀與創作,并與網絡詩友廣泛交流,筆耕不輟,猶愛填詞。毛川詞取法兩宋,婉約靈動,融情合景,擅小令,也長于中長調,常有妙句,使人莞爾,頗得隨心自然之意。其作品以性情詞居多,多酬贈之作,然興之所至,也不拘于人情物態,能以別樣詞句,抒寫情志,描繪自然,體物細膩,新穎尖巧。尊其遺愿,本書取名《柳風集》。


          毛川(1976.1—2020.1) 江蘇揚州灣頭人,字東塘,號云鏡,網名揚州才子、柳生、柳夢窗等,生前從事醫療器械經營銷售工作。為人性情灑脫,多才多藝,尤善辭令,參與編撰網絡詩集和策劃詩詞活動若干。曾擔任西祠胡同“金陵詞話”版主。平山詩社、平山清韻文化網站的重要發起人之一,綠楊詩社骨干會員。詩詞散見于《揚州當代詩詞選》《詩潮》《東渡》《平山清韻》《綠楊吟草》等刊物。


          《柳風集》面世,得到毛川家人、好友的肯定和認可,也受到社會的廣泛好評。經詩社管理層同意,如有需要的讀者,可以聯系購買。原價出售,快遞費我們承擔。書量較少,欲購從速。


          《柳風集》購買方式:孫凱歌 15062803879(微信同號)


        落花一地是誰遺

        —— 毛川《柳風集》代序


          庚子(2020年)春夏之交,揚州平山詩社擬出資為詩社已故詩人、平山詩社發起人之一毛川出版《柳風集》,眾詩友推我為之序,因感心力難當,屢辭不得,加之疫情肆虐,至辛丑(2021年)夏揚州又染疫,種種耽擱。其實更深層次的原因還是自己害怕觸及這段往事,每每臨屏生怯,故遲遲未就。


          我與毛川初識于揚州晚報博客網。2006年博客方興,注冊者眾。彼時毛川以“揚州才子”之名入網,兼之又是金陵詞話版主,新詩舊體皆擅長,談笑間禪機連環,妙語助興,呼朋喚友,坐花載月,又長于交際辭令,晚博詩文活動必其主持,揮灑自如,博客老少咸喜,竟至后來“有文字人群處必有才子”。


          揚州是一座詩歌之城。從唐代的張若虛、李白、杜甫、杜牧等詩人群,到宋代歐陽修、蘇軾等,至清初“紅橋修禊”詩歌盛會,乃至后來的“冶春詩社”、“冶春后社”,千百年來的詩歌長河,未曾斷流。當今的平山詩社,則集聚一眾古典詩歌寫手,為揚州詩歌翹楚,毛川是其中之一。


          毛川自己亦以宋人柳永自照,“揚州才子”名外,尚有“柳生”、“柳夢窗”諸名行于網絡。對于詩詞一道,古代詩論自《文心雕龍》直至清袁枚《隨園詩話》,詩由情生的主張論述不絕于書。性情是“詩之本”,是詩詞要義。百千載后,當毛川在揚州晚報博客網中高呼“性情第一,才情第二”時,一時回聲者眾,紛紛以“我手寫我心”相呼應,此豈非“性靈說”之濫觴。想來自網絡開辟,文學不再是文學家的寫事。


          這本集子正是毛川的性靈寫照。他性情雅真,才情高蹈。填詞一項,常常倚馬而就,“謀策馭詞,乞巧投句,非風流無以為也(詩友李彥語)。常道人欲道而不能道之語,過目驚心,再讀難忘,言有盡而意無窮。如自寄詞《迎春樂》上闋:“些傷美似掌中雪。被呵成、淚一滴。是今生、攢了千千結。又不愿、輕揮卻?!睂⑶啻簲M為雪為淚,真癡絕之語。又如《破陣子 二十年來》下闋:“只是消磨歲月,并非作踐青春。二十年前人找事,二十年來事找人。但留一份真?!倍耆伺c事角色互換,歲月滄??梢娨话?。再如,寫與妻情深《浪淘沙 與妻》:“念伊千里走錢塘,復為稻謀下浦江。云信那頭無別話,一聲夜雨記關窗?!蹦﹥删渲弊匪稳颂N藉;及《山花子》:“局促雨中行未定,尋常春去意闌珊。遇水逢山留一照,待伊看。    群發臉書徒有愛,欲傳家信竟無言。暗把夾中親子像,夜來翻?!毕缕胺Q神來之筆,想來在今天的網絡時代,大多數人皆有此片斷經歷,所謂共情,不過如此。再再如“思人一季雨如梅”等句,纏綿不盡,字字珠璣,書中觸目可及,俯拾皆是。


          毛川出生于揚州茱萸灣頭。平時或許人們多看到他的風流倜儻,常與人插科打諢,嬉笑調侃。然其內心情深且篤,真誠懷雅。對于生于斯歌于斯的揚州,他始終以青春少年的赤誠謳歌之。從90年代《瑞龍吟揚州城揚州事》,本世紀《高陽臺春夜揚州》、《虞美人歡迎你到揚州來》等,直到2015年《西子妝為揚州城慶2500年作》,真可謂“看盡楊花三四月”,“未許揚州多少夢”,“多情最是趁揚州”,是“ 心事胡同一樣長,誰家紅袖曼支窗。小樓多少前朝事,都在霓虹燈后藏?!保ā稐盍?nbsp; 揚州小巷》)


          以才子自居的毛川,天賦是表現給人看的,其背后對詩歌的態度卻是極其努力和自律的。與其交往期間,我曾在他博客“家”的一個角落,看到碼得整整齊齊的工具書,有《平水韻》《白香詞譜》《欽定詞譜》《詩詞格律》等;也常常在深夜看到他在線用功。因此,他的詞不論小令長調,常常達到一種“獨與天地精神往來”的境界,尤其是長調,不獨辭章華美,更兼神采飛揚,情到深處,物我兩忘?!肚邎@春 邵伯湖》一詞,是他平生最得意之作,可謂匠心獨運。詞曰:


          一把青錢,撒在波心,買斷棠湖。有騷人到此,盈盈隔水,佳客尋來,步步流蘇。舟影魚痕,云裳風佩,斗野亭中俗念無。題東壁、與蘇門七子,并列而書。

          秋花兩樹三株,綴秋水伊人待價估。對秦樓霜鏡,微微描目,雨閣煙閨,略略施朱。西子難逢,范生偶遇,一棹歸兮向自如。須攜酒、料人間滋味,不及莼鱸。


          邵伯湖又稱棠湖,在大運河畔的邵伯古鎮之西。自古以來,遷客騷人多經于此,發覽物之情。北宋蘇門七子曾相繼在湖畔的斗野亭中和詩,成為千古佳話。詞中用典甚多,以古人觀照今人,寄托內心高潔的追求與情懷。

          毛川宅心仁厚,他愛人愛己,愛詩友如兄弟姐妹,高興了一個一個寫詞相送。他曾語平山詩友:“吾無家業可依,交友必用其心?!笨梢娖涑嘧又?。十多年前他與周冠鈞等九子結盟平山詩社,交游金陵、張家港、嶺南等諸詩社,以詩酬酢往來,一時揚城風氣回蕩。也曾同游容亭,作《揚州慢》寫今生來世,虛虛實實——


          揚州慢  游宴容亭見有聯“朝看花開似電,暮聽草語如雷”

          一角江風,半塘村月,十多年后容亭。剩故園春夢,織碧草縈縈。羨燕子、歸來舊處,未曾頭白,還似衣輕。攝當時、紅生電眼,翠隱雷鳴。

          浮光世影,是男兒、自鑄生平??v嘯友揮金,鞭名累美,都見真情。一紙春秋誰斷?云箋里、雁字無憑。料惜花因果,君栽自為君生。


          雖如是,但他從來也“不傲倪于萬物,不譴是非”,似乎他跟誰都能成為朋友,常常在一些場合遇到并非詩界的人,說“我跟揚州的毛川是朋友”。

          不過他對人的好常常又是表面淡淡的,似乎漫不經意。2015年4月6日早晨,他微信我,說:“老姐,夜來無事,寫江都詞一首,聊發以正之——


          揚州慢 江都

          調水仁心,惜花風氣,熏陶大美城東。況一川明月,是天賜清瞳??炊芬?、冰輪轉處,棠湖潮涌,空港飛龍。嘆生民、能歌善建,寫意無窮。

          吳王謝相,七賢詩、禹治碑豐。向白玉邗溝,黃金大道,漫溯仙蹤。猶愛茗樓酒肆,黃昏里、燈火從容。共鐵犀不老,一年一度春風?!?/p>


          這首詞也是天心月滿,將江都的自然人文生生化了進去。他說得淡淡,我知他心意濃濃。彼時我在江都旅游局任上,他知我做旅游不易,以此助推。2017年邵伯古運河建成生態公園,凈瓶廣場大牌坊上需一幅楹聯,內容要求涵蓋大運河邵伯段的歷史人文以及今天南水北調的功德,我請平山詩友們助力共襄盛舉,由毛川主擬的“開濟江淮”主聯在眾詩友中勝出,如今鐫刻在邵伯大運河邊:


          甘雨棠風禹業千秋追太傅

          隋舟晉埭清流萬里澤燕齊


          及至2019年金秋,我女兒大婚,他病中滿心歡喜張羅,相約平山20位詩友以平仄兩體《相思引》一調、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。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離”詩分韻相賀,他自己領頭以“?!表崒懗梢婚?,不意竟成絕唱!寫至此,悲從中來,淚不能禁......


          他是揚州詩歌史上璀璨的流星。自古才高多舛,情深不壽。他自號“才子”,詩友評價他“遇花筆生吳韻,逢酒杯傾楚狂。酣飲處,揮手欲壓云低;高臥時,偎夢鼾共劉醉”,用他自己的話說“心隨酒放,再以詩收”,故每有相聚,舉杯不辭,常扶醉而歸,終日久生疾,豈非性情成了他也害了他?


          想起多年前暮春一天,夜間雨疏風驟,晨起落花一地,正難排遣時,毛川發來短信,是一闋浪淘沙:


          莫非春意獨疏誰?應有相思來不知。

          昨夜若無人入夢,落花一地是誰遺。


          這是真正的詩歌,花與人、人與花,已渾然一體;這就是毛川,一個如春花一樣干凈、善感、純粹的靈魂,“名和利、只是指間沙?!保ā缎≈厣礁形颉罚?/p>


          他也把自己身體和靈魂融進了詩歌,創造了另一種生命形式。仿佛有預感,2018年未病前,他的每一首詞似乎都是詩讖,“一輪紅日現青丘,來過你我成傳說”(《踏莎行快雪時晴 2018-01-15》);“孤鴻身影路燈中,不驚明月并花童”(《臨江仙祝我新年快樂 2018-01-23》);“執手處分明,題額人終老”。(《卜算子春游邵伯,分韻得“小”字 2018-05-05》;乃至2018年深秋,他與詩友重陽登蜀岡西峰,以一首現代詩《躺在西峰的落花上》,完成了他生命的轉換與升華;仿佛一語成讖,也為自己找到了最后的安放地......


        梁明院(網名曉色云開、平山詩友)

        2021年10月


        資料索引
        彈鋏室寶寶起名、八字批命、六爻占事
        免费三级片网站美女的乳头
        <rp id="vgoin"></rp>
        <li id="vgoin"><tr id="vgoin"></tr></li>
        <dd id="vgoin"></dd>
        <em id="vgoin"><ruby id="vgoin"></ruby></em>
        <th id="vgoin"></th>
        <tbody id="vgoin"><noscript id="vgoin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  1. <rp id="vgoin"></rp><rp id="vgoin"></r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