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vgoin"></rp>
<li id="vgoin"><tr id="vgoin"></tr></li>
<dd id="vgoin"></dd>
<em id="vgoin"><ruby id="vgoin"></ruby></em>
<th id="vgoin"></th>
<tbody id="vgoin"><noscript id="vgoin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1. <rp id="vgoin"></rp><rp id="vgoin"></rp>

        舊體詩詞研習主題網站
      2. 我要投稿 - 申請專欄作者 - 公眾號:zhscwx
      3. 首頁 理論 正文

        宋詞與亭臺樓閣

        zhscwx 2018-12-08 理論 4213 ℃

        timg43242342332.jpg

        水龍吟·登建康賞心亭(圖源網絡)


          亭臺樓閣,屬于中國傳統建筑。它們或面對巍巍群山,或俯視浩浩江湖,或融于園林之中,或踞于市井之上;有的高大壯觀,有的小巧玲瓏,有的華美輝煌,有的簡易樸實。但無論形式如何、位置怎樣、都顯示出民族的人文特征和風土人情。建筑作為一種文化,表述著人的生活現實和感情語言;作為一種環境,不僅供人居住,而且為人們提供了觀賞風景、探幽尋古的適當場所。特別是亭臺樓閣,高聳挺立,攀登時會產生「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」(王之渙《登鸛雀樓》)的心理;一旦登臨極目,則可以「望盡天涯路」(晏殊《蝶戀花》)。這時,青山碧水,藍天白云,鶯歌燕囀,風嘯猿啼,無不入目入耳,如見如聞,緣情之心油然而生。登臨者神與物游,思與境諧,必然為自然界的巨大生命力所傾倒。如果又融入歷史傳說、神話故事,加之人世滄桑、時代風云,那么當他俯仰上下之際,自會思接千載,視通萬里,懷古傷今,感慨不已。劉勰說:「人稟七情,應物斯感。感物吟志,莫非自然?!?《文心雕龍·明詩》)這種情況下的亭臺樓閣,進入了人的精神活動領域,起著引發思維的積極作用,催化了蘊積于胸的意緒心態,提供了抒情寫志的恰當媒介。于是文人墨客用詩、詞、歌、賦把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描繪出來,形成了中國文學中亭臺樓閣一類題材。這類文學作品可以分為兩種,一種是對建筑本身的描述和贊美;一種是借建筑為契機,抒發登臨者的情志,我們在這里探討的是后一種情況。


          亭臺樓閣類文學作品,源遠流長。早在《詩經》里,就有《大雅·靈臺》、《邶風·新臺》,楚辭里有宋玉的《高唐賦》,后來東晉王羲之的《蘭亭集序》以及南朝宋謝靈運的《登池上樓》等詩文,也部屬于此類。到了唐代,這類題材在詩歌中出現得更多了,如陳子昂的《登幽州臺歌》、李白的《勞勞亭》、杜甫的《白帝城最高樓》、李商隱的《安定城樓》等等,它們在唐詩的多樣題材和多種風格中占有一席之地。當詞這種文學樣式興起時,因為它是最具音樂性的作品,而建筑則被稱為「凝固的音樂」(黑格爾《美學》),二者雖然各有其不同的表現形式和特點,但在具有音樂性這點上卻是相通的,所以詞人對亭臺樓閣特別青睞。早在北宋初年,一些官僚「建亭臺,邀賓客,攜屬吏以登臨玩賞,車騎喧闐,見于詩歌者不一」(王夫之《宋論》),雖然普通文士沒有如此奢華,但是登臨亭臺樓閣而作詞以抒情,卻形成了傳統,流傳于有宋一代。于是宋詞中出現了數量頗多的亭臺樓閣類詞,根據唐圭璋先生的《全宋詞》,粗略統計就有近千首之多。


          亭臺樓閣類詞或感時傷事,或吊古抒懷,或歌頌自然之美,或吟唱性情之真。其中有的出于名家手筆,有的來自下層文士,既有豪放派的鐵板銅琶,也有婉約派的淺斟低唱。蘇軾的《望江南·暮春》描繪了登超然臺時所見暮春景物,表現他無往而不樂的曠達的人生態度。岳飛的《滿江紅·登黃鶴樓有感》寫他北望中原,憂慮國事,志在統一,全篇激蕩著國難當頭時民族英雄的忠心豪氣。辛棄疾的《水龍吟·登建康賞心亭》塑造了一位滿腔悲憤、壯志難酬的愛國志士的形象。張孝祥的《水調歌頭.過岳陽樓作》憑吊屈子賈生,傾吐了志士仁人懷才不遇的苦悶。楊適的《長相思·題丈亭館》和黃裳的《桂枝香·延平閣閑望》,各自描述了故鄉的美麗景色和風土人情,流露出深厚的鄉情。蔡伸的《婆羅門引·再游仙潭薛氏園亭》則睹物思人,觸景傷情,表現了對亡妻的摯愛。萬俟詠的《長相思·山驛》和吳儆的《浣溪沙·登鎮遠樓》借秋色秋聲秋物,抒發了鄉關之思、行旅之愁。如此等等,不勝枚舉。由于亭臺樓閣所處的自然環境不同,四時景物各異,詞人登臨時的心態也因社會狀況與個人遭際而千差萬別,所以形成了內容豐富、風格迥異的名篇佳作,使亭臺樓閣類詞成為宋詞百花園里一枝引人注目的奇葩。


          亭臺樓閣類詞里,有相當一部分是詞人流連自然、忘情山水之作。詞中用簡潔明凈的語言,勾勒出清麗恬淡的環境景物。如「碧空寥廓,瑞星銀漢爭白」(朱敦儒《念奴嬌·垂虹亭》),「水空相照,天末歸帆小」(袁去華《點絳唇·登郢州城樓》),「曲徑通幽,小亭依翠」(李彌遜《永遇樂·初夏獨坐西山釣臺》),「長松擎月」、「紅半溪楓」(趙彥端《朝中措·乘風亭初成》),「十里梅花雪正晴,月掛遙山冷」(卓世清《卜算子·題徐仙亭》),「千峰翠巘」、「月華如練」(向滈《如夢令·書弋陽樓》),「一水縈藍」、「天接高寒」(趙師俠《柳梢青·邵武熙春臺席上呈修可叔》)等等。王國維說:「境非獨謂景物也。哀樂,亦人心中之一境界。故能寫真景物、真感情者,謂之有境界?!?《人間詞話》)宋詞中的這些環境景物,表達了詞人的思想感情。他們向往著與寧靜恬美的山川融為一體,與廣袤無垠的宇宙合而為一,以達到精神上的自由與永恒。詞人在松風明月之中,在青山綠水之間,與大自然靜靜地進行著心靈交流。在這種榮辱皆忘、心隨景化的時刻,他們吟嘯歌詠,一觴一飲,如閑云野鶴,無拘無束,那種在寧靜閑適中歸復自我的愉悅格外強烈。于是,仕途的坎坷,世事的險惡,人欲的沖動,仿佛都不存在了,身心在透明澄澈之中升華。這種人生哲學和審美情趣,使詞人們在亭臺樓閣間徜樣徘徊,在山水自然中流連忘返,超脫于世俗而返樸歸真,因此在詞中寫出了真景物、真感情。


          亭臺樓閣往往建在自然風光絕佳之處,或是建在南來北往交通要沖上,歷代名賢登臨覽勝、題詠著文,留下了一段段佳話、一篇篇佳作;有的亭臺樓閣還附會著美麗的神話故事,令人遐想不已。所有這些必然會使后來登臨者在賞景同時,產生豐富的聯想,加之他們自身的品味體察、獨特構思,在創作時自然將寫景,懷古、抒情熔于一爐,構成了亭臺樓閣詞的特有風韻。懷古為了傷今,詞人借古人杯酒,澆胸中塊壘,借古喻今,使讀者悠然心會。而山水勝境,向詞人提供了發思古之幽情的絕佳場所,眼前景與心中情渾然一體,寫景與懷古水乳交融。但二者又都以抒情為基礎,受抒情的統領與支配,于是就構成了亭臺樓閣詞的整體和諧美。僅舉呂勝己的《滿江紅·登長沙定王臺和南軒張先生韻》為例。長沙定王臺,相傳為漢景帝之子定王劉發為望其母唐姬墓而筑,詞的題目就先聲奪人,造成懷古氣氛。長沙,屈原曾流放在那一帶,也是賈誼謫居三年的地方,司馬遷《史記》合二人為一傳,慨嘆他們懷才不遇。詞人「感騷人、賦客向來詞」,引屈賈為同調,傷自己也像他們一樣有志難酬。長沙邊的湘水,神話傳說中堯之二女、舜的妃子娥皇、女英曾溺斃于此,成為湘水之神。詞人「望渺渺,湘江一派」,「芳草連云迷遠樹,斷霞散綺飛孤鶩」,那種迷茫凄涼的身世之感融入遠古神話與眼前景物之中。詞人所處的南宋王朝權奸當道,風雨飄搖,自己有志報國,無路請纓,更感到「驚世事,傷浮俗。嗟遠宦,嘆微粟」,并于無可奈何之中產生歸隱念頭,由此而聯想起陶淵明,以他為刎頸之交,也要泛觴東籬,「經營一醉」,守身如玉,保持清白。像這樣懷古、寫景、抒情天衣無縫的佳構,在亭臺樓閣類詞里為數甚多。


          萊辛認為,作家應該「把多種美的藝術結合在一起,以便產生一種綜合的效果」(《拉奧孔》),亭臺樓閣類詞就是將建筑藝術和文學藝術珠聯璧合,使建筑美和文學美相映生輝,并且對自然美起著畫龍點睛的作用。正如陳從周先生所說:「山林巖壑,一亭一水,莫不用文學上極典雅美麗而適當的辭句來形容它,使游者入其地,覽景生情文,這些文字就是這個環境中最恰當的文字代表?!?《園林叢談》)


          注:本文摘自互聯網,作者:劉朝興。


        詩教網公眾號

        資料索引
        彈鋏室寶寶起名、八字批命、六爻占事
        免费三级片网站美女的乳头
        <rp id="vgoin"></rp>
        <li id="vgoin"><tr id="vgoin"></tr></li>
        <dd id="vgoin"></dd>
        <em id="vgoin"><ruby id="vgoin"></ruby></em>
        <th id="vgoin"></th>
        <tbody id="vgoin"><noscript id="vgoin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  1. <rp id="vgoin"></rp><rp id="vgoin"></rp>